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品特轩高手之家心水 >
香港未来的繁荣取决于中国的这项计划
发布时间:2019-07-11

  赛马会,大桥于去年10月开通,没有大张旗鼓,开幕仪式也很简短。在容纳大桥三个移民检查站之一的人工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以纪念这一时刻。这座分叉式大桥耗资150亿美元,算上两条水下隧道绵延34英里(约55公里),连通香港、澳门和中国大陆城市珠海。

  虽然习主席并没有亲自穿过港珠澳大桥,但这座大桥象征着他迄今为止最雄心勃勃的政策计划之一:将中国11个城市整合成一个占地21600平方英里(约5.6平方公里),拥有7000万人口的超级城市群,称之为大湾区(GBA)。对香港来说,这种更加紧密的融合可能有助于打开北方的巨大市场。而对于中国来说,习主席希望大湾区能够与美国旧金山湾区相媲美,那里的金融服务、航运和创新已经形成了一个丰富的经济生态系统。

  《基本法》赋予了香港作为国际商业和金融中心进行运作所需要的监管自由和政治稳定。这是中国企业向海外扩张的跳板,也是瞄准中国市场的国际公司的入境口岸。

  40年前,正是在广东启动了中国的经济改革政策,大湾区也是由广东省——9个城市加上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组成。根据汇丰银行的研究,大湾区每年创造1.5万亿美元GDP,占中国GDP总量的12%,大致相当于整个韩国的经济产出。

  大湾区的“湾”实际上是个河口,也就是珠江流入南中国海的河口。事实上,在2016年大湾区一词进入政策词典之前,该地区被称为珠江三角洲。当时,在香港与内地之间建立更加紧密的经济伙伴关系的构思就已经在酝酿之中。北京方面和香港在2003年制定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正是为之做的铺垫。

  在实践层面上,过去数十年间——甚至可以说是几个世纪以来——大湾区各地的城市也一直都发挥着综合枢纽的作用。在1841年鸦片战争结束时签订的条约将香港割让给英国、并开放中国各地的港口之前,所有的对外贸易都是通过珠江三角洲进行。季风季节,商人们在当时还是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门避风,然后在雨季放晴后顺着珠江航行到广州进行贸易。

  如今,总部设在香港的设计公司与东莞的制造商合作;佛山吸收了广东省省会广州的工厂溢出效应,而广州则正在将自己重塑为一个政策和金融中心;在由香港涌入的技术和资金的推动之下,深圳实现了从渔村到大都市的指数级增长。

  但是,尽管有了如此之多的合作,大湾区内部各个城市之间仍然存在一些摩擦。身为特别行政区的香港和澳门自己铸币,用自己的法律进行治理,管理着自己的边界,这就为贸易和人员流动带来了障碍。即使是港珠澳大桥,私家车主也需要向目的地城市申请驾照和许可证,才能驾车通过。

  “将大湾区的一体化置于国家旗帜下是很重要的。”新濠博亚娱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何猷龙说道,该公司是一家全球娱乐和博彩集团,主要业务在澳门。“要让大湾区成为现实,就需要各个城市进行合作,因为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目标。但我认为,既然所有城市都收到了高层的开拔令,这将会有所帮助。”

  “开拔令”是在2月28日发布的,当时中国国务院公布了人们期待已久的大湾区蓝图。这是典型的中国式举措,制定了各个城市需要实现的总体目标,但缺少细节。根据这份文件,大湾区的“综合实力”到2022年时应该“显著增强”,然后到2035年时“大幅”跃升。

  普华永道驻香港的合伙人马修·菲利普斯表示:“有一些方向性的支持领域正在变得清晰,香港擅长从广阔的视野中寻求主动性。”

  2018年10月1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席升旗仪式。图片来源:Anthony Kwan Getty Images

  在大湾区内部,预计香港将会利用自己作为国际金融、航空和争议仲裁中心的地位,而国务院的蓝图还要求香港发展创新和科技。后一角色引发了一些关注,因为与被称为中国硅谷的深圳相比,香港在科技发展方面似乎是严重落后的。

  深圳是腾讯、华为和小米等科技巨头的所在地;在特斯拉的竞争对手比亚的帮助下,这座城市的公交车和出租车已经实现电气化;而且,与中国其他许多城市一样,移动支付也是深圳的优先通货。相比之下,香港最著名的公司是传统的房地产企业集团和银行;城市因缺少出租车而备受困扰;现金仍然是最常见的支付方式。

  “二十年来,香港人只谈论低技术。”香港科技园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黄克强说道,该公司管理着在政府资助下成立于2001年的香港科学园。“香港人有句话说:‘高科技会制造麻烦,只有低技术才有利可图。’我想,我们为此损失了二十年。”

  黄克强承认,直到过去三年里,建在香港中心商务区18英里(约29公里)开外新界海岸的科学园才取得了成功。在此之前,由于科学园地处偏远,更重要的是缺少政府资金支持,因此无法吸引和留住人才。

  在去年的一次科技业活动上,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哀叹,失去无人机制造商大疆是个错误,香港不该重蹈覆辙。去年,大疆的营收达到了210亿美元。2006年,大疆的首席执行官汪滔曾经就读于香港科技大学,他在求学期间创立了大疆,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然而,由于在香港找不到资金支持,汪滔将这个点子带到了深圳,也就是现在的公司总部所在地。

  不过,尽管失去了大疆,香港科技园也还是在其他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胜利。香港中文大学的一名教授创立了商汤科技,该公司目前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估值高达45亿美元,总部就设在香港科技园。在香港科技园里,各个企业办公楼的大门都使用商汤科技的面部识别技术来做安保,工作人员在入口处使用一个小型视频模块进行扫描。

  “如果大疆现在成立,我想我们会有办法让他们留在这里。”黄克强说道,他指的是科技园去年从政府那里获得的13亿美元资金。“最近一届政府非常重视技术创新,我认为我们正在迎头赶上。”

  香港更容易被视为金融之都,而非科技中心。过去25年里,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每年都将香港评为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去年,香港交易所重获全球最受欢迎的IPO市场的地位,有125家公司IPO上市,总共筹资365亿美元。

  2月21日,大湾区蓝图在香港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发布。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会上发表讲话时强调,融合政策承诺将会维护“一国两制”模式——香港是中国(一国)的一部分,但采用高度自治(两制)的形式。

  香港智能城市联盟的大湾区投资委员会副主席托尼·韦尔布表示:“香港仍然是中国沟通外界的国际枢纽,我认为这一点短期内不会改变。”韦尔布正在推出一项合资计划,以香港特别行政区与大湾区之间更加紧密的融合为主要卖点,吸引欧洲初创企业进入香港。

  韦尔布还表示,让香港融入大湾区,还需要更明确的共识。但他对未来充满希望,并相信这一地区会继续蓬勃发展。(财富中文网)

  朋友圈的意见领袖:作为一个有独立思考精神的读者,用分享为你的阅读划上句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